编辑
2024-01-11
日常
00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191 天前,最后修改于 134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目录

非人
线
最强
天堂

提示

孤高の寂しさは誰よりも共感できるつもりだ。
みんな大好きさ、寂しくなかった。
でもどこかで人としてというより生き物としての線引きがあったのかな。
花を咲かせることも愛でることもできる、でも花に「自分を分かってほしい」なんて思わないだろ。

孤高的寂寥,我应该是最能共鸣的人。
我很喜欢大家,所以并不寂寞。
但是作为生物而非作为人类的内心某处,或许画出界限了吧。
我做得到让花朵绽放,也能呵护爱惜他们,却不曾想让花朵『理解自己』。

IMG_0648.JPG

IMG_0668.JPG

非人

五条悟临终之际,我们总算能深入触碰他内心那些无人能侵犯的领域。

五条悟是知道的——他与众不同的事实,并非抽象比喻上,而是实际意义上。如果说界定物种同种与否的定义在于身体构造,那他早已超越凡人肉身,升格为半神;如果说定义在于两者能否相互理解,那能够感受捕捉世间一花一叶、他人一呼一吸流向的他,便更已经不能说属于人类这个物种。

所以他爱护他的学生、后辈、同伴,愿意保护、指导他们,却终究下意识不把他们视作平起平坐的对象……划下无形的界线。

线

他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至少高专时期(准确来说是怀玉玉折事件前),他没有对夏油划过线。那时他不是不知道自己比大部分人都要强、认真起来世间少有人能匹敌,但其时的他,仍会将夏油划入与他并肩的「最强」之中。 反杀甚尔后,他的心态出现了第一层变化,他认知到自己确实变成了「最强」——至少是当代无人能企及的高度。可是还不要紧。夏油还在线内。只要有那么一个让他认可为平等同伴、也认可他为平等同伴的人,只要有那么一朵能理解他的花,他就还能勉强维持「人类」的身份。

后来,夏油叛逃。

线内终于还是变得空荡荡。

你可能会说,还有硝子呢,还有歌姬七海这些前后辈呢,还有虎惠钉那么多学生呢——他的线内怎么就只剩他一个人了?

可是由始至终,他的线内确实都只有夏油一个人。这句陈述对那些关心五条的人来说无比伤人,却也无比真实,甚至连似乎一直身处线内的硝子,心底也明确知道。

狱门疆解封前,硝子想起五条曾说过的话:他要培育强大而聪慧的学生,而且不会「再」让他们孤身一人。

会说「再」,言下之意正是,五条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孤身一人」。同伴环绕,他不「寂寞」,然而孤高的「寂寥」,却从未曾消失过。他是最强,他是咒术界的顶端,他是凡人伸手而不可及的更高存在,在此之上,他唯一曾经认可为平等同伴的某人,已不在世上。

最强

五条败北身死,从此他不再是最强。

五条悟在决战前说过很多狂妄的话,也立过很多flag,所以当他被腰斩之后,很多人都嘲笑他回旋镖反噬。特别是向南那一话有着著名的 “没能让宿傩使出全力感到有点对不起” —— 给大伙都逗乐了。

但那是作为世间绝对强者,终于碰上一个能与自己打得平分秋色、甚至把自己拉下王座的对手……所产生的遥相共鸣,在我看来是合乎情理的感叹。

我相信不少人耿耿于怀的,是五条对与宿傩的战斗滔滔不绝,却始终没提过高专学生们半句。然而即便是这显得略为无情的一面,也符合芥见下下一直以来书写的人设脉络。

五条爱护他的学生,这点无庸置疑,但在我看来——也一如他自己所述,那终究是一种近似神俯瞰世人、佛祖偏宠莲花的怜爱,与能动摇他理智判断、使他摒弃六眼物理情报、看透灵魂本质的夏油羁绊,有着根本上的不同。所以五条对他人的爱护,总是有情中渗着点孤高的无情。

另一方面,我也认为五条在出战的一刻,便已经做好了可能落败的准备,所以对于完成自己的任务(削弱宿傩)后离去,没有太大的心理负担,也不会觉得对学生亏欠太多。虽然不知道虎杖方的对策是什么,但根据至今为止的伏线来看(父亲?惠灵魂的反抗?五条藏起的最后一根手指?训练时与日下部交换身体的虎杖?虎杖肉体本身的特殊性?等等),可以肯定的是,留有后手的绝对不只宿傩一方。

而五条一直赋予自己的束缚——培育出强大而聪慧、足以独当一面的下一代咒术师——我相信、也祈愿会在接下来以某种形式实现。

最强

因为你是五条悟所以最强 还是因为最强所以是五条悟

当初夏油与五条分道扬镳,嘴里唠叨着这个问题。

不是最强的五条悟还是五条悟吗?那要看你认为他的本质是什么。

五条悟是一个人(灵魂)。最强是一个身份(名号)。

是先存在五条悟,再有他最强的名衔吗?还是最强的能力构成了五条悟这个人?

在钻牛角尖的夏油心中,倾向于后者,所以他想着只要自己努力成为强者,就能像五条一样,随心所欲,实现自己荒诞的理想。事实上,那时的他也说不上错误,因为高专时代的五条大多数时间都在随波逐流,他没有强烈渴望要利用「最强」去做些什么,而只是让身边的人替他安排「最强」应该要做些什么。

反而是夏油的驼然离去,令五条悟这个人(灵魂)变得清晰起来。

他生出了培育后进的志向,因为只有他一个强大,最后能拯救的也只有他人的身体,而无法拯救他们的心灵。他尽量给学生他的护荫,因为不希望他们再体验与自己相像的、孤身一人的寂寞。

正如我之前所说,五条悟这种强到离谱的半人半神存在,本应丧失一切共情能力亦不足为奇,但他仍留存对摯友的一份执着,甚至发展出相对正常的善恶观,愿意庇荫他人,这是他独特的微妙魅力。

所以在我看来、也宁愿相信,后来的五条悟,是先作为人生存,再作为最强存在。

天堂

除去我想要咒骂芥见下下没有心的私情,这话的叙事可说是相当优美,五条与故人的一段段对话撩拨我的心弦,就像是当年玉折零落、故友分道的章节一般,诗意得动魄惊心。

五条临终所见的「天堂」奇妙地给予了我一点慰藉。甚至那景象是真是假并不重要。你可以将那理解成众神施予的最后慈悲,毕竟这是个存在灵魂的世界,也并不出奇。你也可以将那理解成他与自己的对话,是他把过世的那些故人,依据自己脑海中的回忆投射出形象。重要的是,那是他心里确信夏油、七海、灰原、夜蛾会对他说的话,也是他祈愿为真的真相。

所以那一息之间的天堂,既真亦假,既假亦真。离去之时,他唯一的至友确实就在身旁。那是他作为「五条悟」这个人,最后的念想和执着,是他身为人类的证明。

本文作者:TyrantGenesis

本文链接:

版权声明: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BY-NC-SA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出处!